诚信、敬业勤勉、高效
微信号:
15822702356
联系我们在线服务咨询热线15822702356
人身自由权纠纷位置:首页 > 人身自由权纠纷
张龙与杭州新白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人身自由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表时间:2020-02-26     阅读次数:     字体:【

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2019)浙0106民初7343号

2019-10-16

审判程序

民事 判决 简易程序

案由

人身自由权纠纷

参考级别

裁判文书

当事人信息

原告 :张龙,男,1976年4月13日出生,汉族,住杭州市上城区被告 :杭州新白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下城区龙游路**法定代表人 :周文源,执行董事兼董事长委托诉讼代理人 :姜海斌,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诉讼代理人 :王伟,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基本案情

原告张龙与被告杭州新白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白鹿公司)人身自由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7月2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9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龙及被告新白鹿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姜海斌、王伟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告张龙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在市级以上知名媒体及其官方微博赔礼道歉,致歉版面不小于6cm×9cm(内容须经法院审查许可);2、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3、被告负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8年7月10日傍晚,原告应一朋友邀请去被告处用餐,朋友先到并点了菜,原告后到。就餐期间原告曾在座位上要求询问优惠付款方式,饭后原告离座独自前往收银台,18:18(依据手机账单)使用手机银行结账108元,然后收银员交给原告付款凭证,后原告又回到原座位。原告在18:23左右和朋友两人离店,原告将付款凭证留在餐桌上未带走,结账后与离店前没任何店员联系过原告。至此,本次服务合同中双方的权利义务已完全结束。原告走出店外10多步后,从后面上来一素未谋面的不明身份的人即王彩霞(被告的服务员)向原告要钱(王彩霞笔录中声称要求原告返回核对账单)。王彩霞未向原告表明身份,从其正面看也分辨不出身份,原告想其可能是被告饭店里的员工,就告知其已经结过账了,并在龙游路上就出示了手机账单。但王彩霞只是瞄了手机一眼,立刻转移视线看着原告,依然坚持其无理要求。原告觉得奇怪,就不再理会,管自己继续走路。后来王彩霞从龙游路穿过环城西路龙游路交叉路口北人行横道至人行道,一路污言秽语地追逐、拦截原告,具体表现为尾随并不断地拉拽原告包带,遭到原告多次回头打开其手并斥责。走到古新河上(18:28)时,王彩霞从原告右方用左肘撞了原告一下,原告停下。王彩霞伸出右手比划了一番说了几句(18∶28),原告不理继续往前走。王彩霞失去耐心,随即冲突升级(18:28),王彩霞公然从右后方强拿硬要原告的包,从监控画面可以看到,当时原告本能右转身后,后背的包带已从正常情况下的左肩右腰走向变成左肩右腋下走向。王彩霞正将原告的黑包往后方拉扯,这与王彩霞自认的“拉住他的包,不让他走”相互印证。这就是侵犯他人人身自由、拦截并开始强拿硬要(寻衅滋事)的不法侵害行为。此时原告财产和人身权已被侵犯,立即采取了正当防卫措施。随后(18:28之后)原告右手开始打王彩霞抓包的左手臂,试图摆脱她的控制,结果王彩霞仍不放手,这与王彩霞自认的“此时这个瘦的男子……用拳头在我左肩上锤了两下……我还是拉着他的单肩包”相互印证。3秒钟后,原告大幅度地正当防卫,王彩霞竟然打死不放手,暂停片刻后原告将王彩霞按倒在地,此过程中包带被扯落并完全脱离原告身体。王彩霞倒地后(18:30),原告立即抢回自己的包,但是王彩霞立刻从地面起来继续抢原告的包并朝非机动车道方向后退,而不是其所谓的头被抓住朝地面连续撞(借助外力机械撞击叫作故意伤害,警方也未采纳)。当原告的包脱离控制掉落地面后(18:29),王彩霞单腿跪地左手提着包从地面起来,而后被原告再次按倒。之后王彩霞将包带绕在自己左臂上两圈,在众目睽睽之下任意占用原告的财物长达20多分钟,直到警察到来并取回赃物。这一幕被媒体曝光在当年7月12日都市快报A11版整版对此事件的报道的第一张照片上。原告后来拿到店内录像证据时,居然发现王彩霞曾在收银台紧挨着原告右边停留过!随后王彩霞拿着原告留在餐桌上的付款凭证追出来,却没向原告出示,原告也没注意到其持有物。结合之前她瞄了手机账单一眼迅速转移视线,警察又向其宣读笔录并说(18:09)“你哪里看到字不认识跟我讲”,笔录及多份文件上也都无其签名,可以推断出王彩霞没有阅读书写能力。王彩霞两次所谓的“核对账单”即对账,这一步骤原告已经在餐桌上完成了,然后才去收银台结账。王彩霞要求原告对账,言下之意就是原告还未结账。王彩霞不应该找原告,因为原告不是点菜的,没义务买单,顾客也没义务为服务员服务。若账单出问题应该先在店内确认,而不是追已离店的顾客。原告在店外也出示了电子付款凭证,王彩霞看不懂只能怪自己没有阅读能力。王彩霞自己也觉得这样不对,所以妨害司法,向警方提供虚假证言说从店内开始拦截,警方也没采纳。事后,王彩霞告知“出院后他们就不用我了”。王彩霞本身处于底层社会,又来自全国人均GDP最低的省份。前有甘肃人火烧杭州公交车案,后有甘肃纹身男昆山被反杀案,又有武林派出所破获的一起有医院工作的90后甘肃女盗窃7万元奢侈品案,并且这几起案子都上了媒体,全国各地转载。因此王彩霞来自蛮夷之地,又是文盲,并有偏执型人格障碍。人身自由,是指公民在法律范围内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自己身体行动的自由。原告认为,本案侵犯人身自由权可以归纳为以下四个要件:⑴人身自由权受损害的事实。王彩霞在古新河上强拿硬要原告的包,包最后被其完全占用,原告失去了除抗拒以外的按照自己意志决定的自由。同时,原告失去占有、使用自身财物物权的人身自由。⑵行为人行为违法的事实。王彩霞被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有尾随、拉拽行为,在与本案有关的行政诉讼二审中也被认定有阻拦行为。王彩霞在古新河上强拉硬拽等暴力行为均构成侵犯人身自由的行为。该行为同时也侵占公民的合法财产。⑶因果关系。因为王彩霞使用暴力强拉硬拽、强拿硬要原告的背包,导致原告不能自由行动而被迫反抗,王彩霞被按倒在地后侵占着原告贵重随身财物,变相侵犯原告的人身自由。⑷行为人主观过错。王彩霞违背原告意志,自认在古新河上“拉住他的包不让他走”,这是暴力行为,目的是威胁原告,是故意为之。其在众目睽睽之下,还侵占着原告的合法财产,也是故意为之。综上,王彩霞擅离职守、暴力对待离店顾客的侵权行为,源于被告内部管理混乱,依据《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物权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被告理应承担责任。综上,请求人民法院判如所请。被告新白鹿公司答辩称:1、案涉纠纷已经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2019)浙0103民初2582号及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浙01民初6082号案件审理终结,本案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案件当事人均一致。虽然本案系人身自由权纠纷,与前案名誉权纠纷的案由不一样,但是案由并不是判断是否构成重复起诉的条件。故原告张龙的起诉构成重复起诉,应当裁定驳回其起诉。2、被告新白鹿公司没有任何侵犯原告人身自由权的行为,更没有给原告造成任何损害后果,主观上也不存在过错,无需向原告赔礼道歉。被告员工王彩霞之所以跟随原告,是希望原告随其返回餐厅对结算餐费事宜进行核实和确认。反而是原告以暴力殴打方式导致王彩霞头部外伤及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明显属于违法行为,且原告因此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处罚。3、被告未侵害原告的任何人身权益,也不存在侵权行为导致原告精神损害的后果,故无需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经审理认定本案事实如下:2018年7月10日,原告张龙与案外人赵起在被告新白鹿公司下属的杭州市下城区龙游路新白鹿餐厅(以下简称餐厅)就餐,后原告张龙通过招商银行掌上生活APP付款。当日18时28分许,原告张龙与赵起一起离开餐厅。餐厅工作人员王彩霞认为原告网上付款未进行确认,遂离开餐厅跟随原告,要求原告回餐厅对付款事宜进行核实和确认,原告则认为其已确认付款不愿意返回餐厅。王彩霞跟随原告张龙从龙游路、环城西路至白沙路,期间双方一直发生争执,同时王彩霞实施拉、拽原告张龙包带的行为,要求原告与其返回餐厅。原告张龙便对王彩霞实施殴打,造成王彩霞头部受伤。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以下简称西湖公安分局)接群众报警后出警,并经调查作出杭西(北)行罚决字[2018]1410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张龙行政处罚八日并处罚款三百元。原告不服该行政处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经审理于2018年11月12日作出(2018)浙0106行初227号行政判决书,驳回原告张龙的诉讼请求。张龙不服该判决,上诉于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杭州中院),杭州中院于2018年12月28日作出(2018)浙01行终954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告张龙以王彩霞对其尾随和拉拽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为由,于2018年9月19日向西湖公安分局控告。西湖公安分局经调查后认为王彩霞的行为违法事实不能成立,决定不予行政处罚。张龙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9年4月2日作出(2019)浙0106行初8号行政判决书,驳回张龙的诉讼请求。张龙不服该判决,上诉于杭州中院,杭州中院于2019年9月4日作出(2019)浙01行终744号行政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9年4月10日,原告张龙以名誉权纠纷为案由向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下城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被告新白鹿公司返还餐费108元;2、被告新白鹿公司在市级以上知名媒体及其官方微博赔礼道歉,致歉版面不小于6cm×9cm,以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内容须经法院审查许可);3、被告新白鹿公司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下城法院经审理认定,王彩霞对张龙的人身和财产权利并不具有非法侵犯的意图,张龙主张其名誉权因此受到损害依据不足,并据此判决驳回张龙的诉讼请求。张龙不服该判决,上诉于杭州中院,杭州中院于2019年9月17日作出(2019)浙01民终6082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述事实有原告张龙提交的监控截图、新闻报道截图、监控录像(路面及餐厅内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判决书及被告新白鹿公司提交的民事判决书、公安机关受案登记表、行政处罚决定书、行政判决书及当事人庭审陈述在卷佐证,证据经当事人质证及本院审查,予以确认。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本案原告张龙的起诉是否构成重复起诉;二、被告新白鹿公司是否对原告张龙的人身自由权造成侵害,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关于第一项争议焦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1、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2、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3、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本案中,虽然原告张龙以名誉权纠纷向下城法院提起诉讼并经判决后,又以同一事实向本院提起诉讼,且本案当事人与前诉当事人相同,前诉的诉讼请求亦全面涵盖本案的诉讼请求。但是结合本案事实可发现,在前诉中原告主张被告员工在公众场合宣称其就餐且未支付餐款进而侵犯其名誉权,故前诉审理和判断的对象为被告是否对原告的名誉权造成侵害。而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员工通过肢体接触、限制财物的方式限制其人身自由,故本案本案审理和判断的对象为被告是否对原告的人身自由权造成侵害。原告主张的案由为人身自由权纠纷,与前诉原告主张的名誉权纠纷属不同诉讼标的。故本案不构成重复起诉。关于第二项争议焦点。是否构成侵害人身自由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人身自由权益受到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联系、行为人主观上存有过错来认定。本案中,原告张龙在就餐后询问被告员工有无优惠的付款方式后,使用第三方付款方式即招商银行掌上生活APP支付餐费,而非直接向被告进行付款。根据被告的陈述,通过该方式支付餐费后需要消费者提供手机后4位号码以确认核实付款,但原告认为其已经付款不予理睬,并离开餐厅。故被告员工王彩霞追出餐厅跟随、拉阻原告。结合事发背景及现场视听资料等证据可以看到,案发时,王彩霞身着餐厅工作服,从餐厅一路跟随原告至,张龙对王彩霞餐厅工作人员的身份和拉阻自己的原因应属明知。王彩霞跟随、拉阻原告张龙的目的系希望张龙随其返回餐厅就是否已经结算餐费事宜进行核实确认,其对张龙的人身自由权显然不具有非法侵犯的意图,主观上不存有过错。此外,本次事件导致的结果为,被告员工王彩霞被原告殴打致伤,原告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及罚款的行政处罚,且经原告张龙控告,公安机关认定,王彩霞拉拽原告背包包带的行为并不构成寻衅滋事。故本院认为,虽然被告员工王彩霞有拉拽原告背包包带的行为,但该行为不符合侵害人身自由权的构成要件,其行为不构成对张龙人身自由权的侵害,被告新白鹿公司无需为此承担侵权责任。综上,原告张龙主张人身自由权受到侵害,并要求被告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张龙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00元,由张龙负担。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案件受理费,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本院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由本案另行书面通知。

裁判法官

审判员  徐露熙二〇一九年十月十六日书记员  徐政楠


 
上一篇:何志兰与北京市海淀区教育委员会人身自由权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下一篇:刘芳民政行政管理(民政)二审行政裁定书
电话/微信:15822702356